过去十年,福建公益行业的不完全概述(上篇)

2019-03-14 00:23:42 VSTIME 7674

截止2019年2月,根据基金会中心网的统计,福建省慈善基金会的数量达到347家,在全国排第六。


但是如果你问福建的公益从业者,可以说出10家省内慈善基金会的名字吗?绝大多数人都没办法说得上来。


2004年3月,国务院颁布了《基金会管理条例》,将基金会从社会团体中分离出来。受此影响,福建省每年新成立的基金会数量从两三家增加到十余家。


对福建省基金会的发展起到重要影响的事则是发生在2013年。当年5月,省委省政府两办发文《关于进一步培育发展和规范管理社会组织的意见》(闽委办发[2013]9号),推进直接登记、打破登记限制和下放登记权限等措施直接激发了包括基金会在内的社会组织的发展。


图片公益


2013年当年,福建省注册成立的基金会数量达到30家。目前在福建乃至中国公益领域比较活跃的几家基金会几乎都是在2013年登记成立的,包括福建省正荣公益基金会、福建省恒申慈善基金会和福建同心慈善基金会等。


那么,福建基金会的发展状况如何呢?


2017年,林文镜慈善基金会委托北京七悦社会公益服务中心做了一份《2017年福建基金会发展报告》。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份专门记录福建省基金会发展现状的研究报告。


报告的第六部分《未来期望与建议》,有这么一段话:



这样的现象在全国范围内都不少见:基金会数量多,但真正活跃的却比较少。一些基金会属于“僵尸”状态,有人将其形容为“趴着不动”,每年可能开展非常零星的一两个动作,满足年检的最起码要求。



受2008年汶川地震的影响,过去十年是中国公益事业高速发展的十年,福建公益也不例外。


在回顾过去十年福建公益发展历史的同时,我们希望尽可能详实的向大家呈现福建公益基金会的面貌,缓解大家的陌生感。事实上,她们并没有缺席。


1
2017,公益行业支持的新变化


2016年10月底,在福建的一个慈善论坛上,刚刚担任林文镜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的刘洲鸿说:



我们林文镜基金会下一步对公益项目的支持,会从支持机构的发展,行业人才的培养角度出发,也希望其他公益基金会同行也关注人才的培养,全面资助公益机构的发展。



2017年,刘洲鸿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接连推出了榕树伙伴和束脩计划在内的诸多项目,支持福建公益事业的发展。


其中,榕树伙伴是致力于培养福建公益领袖的项目,计划用5年的时间寻找并支持30名公益领袖,以3年为周期予以每人每年5万元的经费支持,并且提供知识能力提升、平台建设、跨界合作、公益传播等方面的立体式帮扶。


2.jpg


2017年,第一期的10名榕树伙伴从79位申请人中被评选出来。从地域上来讲,有5位来自福州的公益机构,3位来自厦门,漳州和建宁各1位。


2018年,第二期的10名榕树伙伴出自69位申请人,其中5位来自福州,2位来自厦门,福鼎市、松溪县和宁化县各1位。


99.jpg

100.jpg


综合两期的榕树伙伴,可以看出当前福建公益行业发展的一个特征:福州和厦门,不管是注册机构还是公益从业人员的数量都领先于其他地区,不同县市的公益发展水平存在较明显的不平衡现象。



图片公益


林文镜慈善基金会这次通过榕树伙伴对公益行业的支持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不仅仅是因为刘洲鸿丰富的从业背景和个人影响力,更重要的是这次的支持是完全针对公益从业者直接予以经费支持,这是比较罕见的。


在过去几年,福建本土慈善基金会对公益行业的支持都是通过资助项目或者机构进行的。




早在2012年,福建省正荣公益基金会就通过“正荣微公益”对各种公益项目进行小额资助,到现在支持的公益项目已经超过60个,有近半数项目在福建。


4.jpg


福建省兴业证券慈善基金会则从2014年就开始资助担当者行动,进行乡村儿童的阅读推广。


同年9月,他们还通过“兴未来-流动儿童学校社工项目”计划,为城市的流动儿童提供专业的社工帮助。


5.jpg


第二期榕树伙伴张洁就曾经得到过上述两家基金会的支持。2013年她从广州回到福州,希望可以把在广州做社工的经验带回来。


但是在当时,全福州就只有一家在台江注册的专注于青少年服务的社工机构。她有长达七八月的时间没有合适的项目做,也没有收入。直到正荣公益基金会找到了她,资助了她27500元做驻校社工项目。紧接着2014年,兴业证券慈善基金会也开始资助她的机构。


上面提到的那家社工机构名叫福州市台江区鲲鹏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它在2008年注册成立,是福建省首家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另一位榕树伙伴蔡标兵就是来自这个机构。


6.jpg


鲲鹏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的成立,除了有共青团委的支持,当时福州著名的公司一丁信息技术(福建)有限公司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丁公司除了在前期捐资20万,还在后面的几年之中持续提供资金支持。


鲲鹏青少年服务中心的另一位创始人刘安娟,也是在福建非常活跃的公益人,2016年7月她发起成了另一家机构福州市鹏辰社会工作发展中心,是一家以服务社工机构及相关公益组织为主的枢纽型机构。


7.jpg


鹏辰社会工作发展中心除了成功的运作了林文镜慈善基金会发起的“榕树伙伴之外”,还成功运作了诸多促进福建公益行业交流提升的公益项目,包括“福建公益沙龙”、“束脩计划”、“香草计划”等项目。



在2008年,甚至更早些年,尽管福建地区注册的机构不多,但是在民间却活跃着很多公益团体和志愿者组织。


早在2003年初,福州简单助学就开始进行社会服务了。2006年8月,福州另一群志同道合的的志愿者们发起了“萤火虫”计划,也开始开展公益助学活动。这两家机构都于2013年在福建省民政厅注册成为正规的社会组织。


当时活跃在民间的组织还包括福州的野百合助学公益,厦门的绿十字和告绿野协会红树林项目组等等。第一期榕树伙伴之一的林佩芬也已经开始在厦门市霞辉老年中心进行养老方面的工作了。


跟中国其他地方一样,早期在福建地区进行的公益行为多数是志愿性质的,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兼职做公益,收入微薄,甚至一点收入都没有。


已经注册的机构,因为在当时还缺乏政府、企业或者基金会的支持,情况也不乐观。据了解,在2011和2012年,鲲鹏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的社工,每个月的工资也仅仅在800到1200之间。


从2013年开始,福建省社会组织的运营状况和公益从业者的待遇才有所好转,这得益于政府加大财政支持,和民间慈善基金会的崛起。


2
2013年,社会组织开始发芽生长的一年


2017年,在林文镜慈善基金会开始对第一期榕树伙伴提供支持的时候,另一家基金会也在运作一个致力于提高公益人员综合能力的项目,而且从2013年就开始了,这就是福建省同心慈善基金会。


福建省同心慈善基金会在2013年3月注册成立。当年,同心就联合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开办公益慈善类课程“中国公益慈善管理福建EMP 班”,旨在为中国慈善机构领袖、企业领导人带来系统的慈善管理知识体系和实践经验。


8.jpg


2016年12月底,在三期福建EMP班后,同心与北师大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合作,开办“社会工作与公益慈善管理班”。有多位榕树伙伴都曾经在同心慈善基金会的福建EMP班或者社管班学习。


2018年5月,同心发布了善才计划,包含一系列公益支持系列项目,希望以此助力福建省公益行业的提升。


9.jpg


善才计划包含以下项目:


  • 善才种子:通过小额资金和配套服务,扶持福建省县域级社会组织成长


  • 梁秀计划:支持福建省全职公益人深造学


  • 社会工作与公益慈善管理班


  • 公益传播班:支持福建省公益组织传播官员能力提升


  • 福建公益沙龙



2013年,不仅仅是同心慈善基金会开始成长的第一年,也是福建省绝大多数社会组织发芽的第一年。在政策支持下,福建省多个县市都在2013年成立了专业的社工服务机构。


2013年3月,三明市阳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经市民政局批准成立,是三明市首家从事社会工作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公益服务机构,也是三明市首家获评4A资质的社工机构。


2013年3月,宁德市积善之家社会工作室成立,这是宁德市首家市级非营利性专业社工服务机构。


2013年12月,漳州市致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成立,该中心是由市民政局、闽南师范大学、福建省致和社会组织孵化与创新中心共同培育扶持,是漳州市首家公益性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



从2013年开始,政府也通过各种举措加大了对社会组织的发展支持。


随着省委省政府两办发文《关于进一步培育发展和规范管理社会组织的意见》(闽委办发[2013]9号)的出台,各县市政府都开始增加了购买社会服务的力度。


2014年11月,民政部了印发《2015年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了中央财政对社会组织发展的支持。


2015年3月31日,福建省民政厅、省财政厅印发《2015年省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实施方案》(简称《方案》),《方案》明确了2015年福建省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


同年7月27日-29日,省民政厅在福州举办2015年省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培训班。培训班上,省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郭奇专题讲解了“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暨政府购买服务政策”。


据不完全统计,福建省财政在2015年安排58个项目计1250万元用于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其中扶老助残项目17个,救孤济困项目10个,社会公益服务项目17个,社会组织培训项目14个。


政府对于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的重视和支持,极大地推动了福建公益事业的发展。



区别于地方政府,民间慈善基金会对社会组织的支持尽管数额较低,但是更加灵活,同时也更有针对性。


福建省兴业证券慈善基金会重视对教育领域的机构和项目的支持,从2009年11月开始,福建地区比较活跃的机构和项目几乎都曾经得到过兴业证券慈善基金会的支持。


正荣公益基金会对于公益行业的支持则很特别,尽管是一家由福建的企业发起成立并且在福建注册的基金会,但是正荣却从来都没有将自己限定在福建。


2012年开始,正荣公益基金会与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合作,联合发起桥畔计划,支持中国初创教育公益组织发展,福建地区有三家机构曾经入选。更广为人知的“正荣微公益”项目,支持的项目也都是省内外都有。


从上面两家基金会的简短介绍,我们不难看出,福建地区的企业/企业家基金会,除了都是由企业出资成立这一点相似之外,在发展思路其实都不一样。


3
企业基金会,不同发展脉络折射出别样的福建特色


2008年在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现名为“社会组织管理局“)指导下,八家机构发起“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2016年正式转型升级为“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


2019年基金会论坛已有组委会成员21家,其中不乏像阿拉善SEE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这样的重量级基金会。


在基金会发展论坛的十年历史中,福建有三家基金会先后成为论坛的主委会成员,分别是福建省正荣公益基金会,福建省同心慈善基金会和福建省恒申慈善基金会,其中,正荣公益基金会担任过第八届年会的轮值主席。


在2018年第十届年会上,福建恒申慈善基金会当选为新一届的轮值主席。


福建省恒申慈善基金会在2013年10月成立,在成立的第一年2014年,恒申捐赠的公益项目几乎都是传统的扶贫济困和助学圆梦的公益项目。


其中“圆梦行动”助学项目从2014年开始一直持续至今,恒申和福建各高校合作,每年都会投入至少20万作为贫困大学生的奖学金。


10.jpg


目前恒申慈善基金会的一个重要项目“贫困母亲帮扶计划”,始于2015年,恒申每年投入100万到这个项目中,截止2017年12月共走访全省23个县市区、116个乡镇,616位贫困母亲受益其中。


2017年,恒申开始对福建省的公益行业进行支持。通过“巾帼新生”女性公益项目支持计划,全年资助了4个项目,近500名妇女从各自项目中受益,合作方包括了信任社工中心、金太阳服务中心和母乳喂养协会。并且通过与福建省教育援助协会(红苹果公益)合作,开展服刑子女慰问活动。


同年,恒申还对福建省公益沙龙和善财领袖公益传播班提供了资金支持。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恒申基金会通过和林文镜、同心等基金会合作,进一步提高了对公益行业支持的力度,在大多数公益行业支持的项目中几乎都可以看到恒申的影子,包括束脩计划、香柏计划等。


纵观恒申这几年的发展,不难看出恒申成已经从传统的运作型基金会,逐渐转变为一家兼具运作和资助的混合型基金会。




福建正荣公益基金会的发展道路则跟恒申慈善基金会不同,他们从项目资助起步,在发展几年之后,才逐步开始运作自己的项目。


11.jpg


尽管正荣公益基金会在2013年才注册成立,但是正荣集团公司在进行传统的慈善捐赠之外,从2011年起就在自己的品牌部下面设立了“企业公民事务”。正荣公益基金会早期的工作人员都曾经是企业公民事务的经理或专员,包括基金会理事长欧国耀,第一任秘书长郭美娃和基金会的高级项目专员吴军军等。


现任正荣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徐婧在介绍基金会的时候说:



“创新”和“有效”是正荣公益基金会最看重的元素。我们是一家有地产企业背景的基金会,正荣以前做慈善捐赠较多,但捐赠是有损耗的。我们就想能不能争取到其中的一部分资金,用来与民间公益组织合作,找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以此推动社会创新,把钱花在真正有需求的地方。



从2015年开始,正荣进行了包括“正荣微公益”和“桥畔计划”等资助项目后,明确了自身的定位和风格,开始独立运作项目,包括“你好社区”、“禾平台”、“早安市集”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正荣公益基金会和正荣集团的关系,双方通过三年订一次战略合作协议进行合作,基金会拥有自己的独立和个性,并不是企业CRS部门的延伸。


在访谈中,我们发现福建的公益从业者,尤其是早些年接受过正荣资助的,对正荣存在的一定程度的误解,认为后来的正荣调整了战略,不再以福建为重点。


但是其实,正荣公益基金会从没有将自己视为区域性的基金会,而是放眼全国,在不同的地区尝试不同的创新性项目,它希望成为一个有公信力、有影响力、有项目研发能力、有资源整合能力的综合性跨界公益平台。



如果说正荣公益基金会和恒申基金会是在摸索后逐步确定自身发展方向的话,那么福建兴业证券基金会则是从一开始就有非常明确的使命,专注于儿童教育与发展


12.jpg


2009年,兴业证券出资500万成立兴业证券慈善基金会,这也是国内第二家由证券公司发起成立的公益慈善基金会。


从1996年兴建第一所希望小学“建省霞浦杨梅岭兴业希望小学”开始,兴业证券慢慢将公益和慈善理念融入了企业文化建设和日常经营管理中,累计开展扶贫、教育等各类慈善公益项目超过380个,遍及全国24个省、70个县,捐赠各类公益扶贫资金超2.8亿元。


2017年,刘洲鸿在成为林文镜慈善基金会的秘书长之后,除了支持行业发展,还想撬动企业员工做公益,探索企业的公益文化,但是进展却不尽人意,毕竟很多事情都需要时间来沉淀和积累。


从发展企业公益文化的角度来讲,兴业证券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习对象。


从2016年的兴业证券年度社会责任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兴业证券慈善基金会共收到各类捐赠4682万元,除了集团公司捐赠2200万元之外,其他2482万全部来自子公司、公司员工及客户的捐赠。


兴业证券对于公益的投入和支持非常多元化,同时也在很多方面开创了行业先例。


2008年4月,兴业证券子公司兴全基金率先引入社会责任投资理念,成立了国内首支社会责任投资产品——兴全社会责任基金。公司每年从该基金管理费的收入中提取5%作为专项基金投入社会公益事业,目前累计捐赠金额超过6600万元。




在中国慈善事业的历史上,河仁慈善基金会的成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2011年5月5日,曹德旺先生与其妻子陈凤英女士,正式宣布向河仁慈善基金会捐赠个人所持福耀玻璃股份有限公司3亿股股票,过户当日市值35.49亿元人民币。


河仁慈善基金会也是全国第一也是唯一经由国务院审批、以金融资产(股票)创办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


13.jpg


河仁慈善基金会尽管在创办形式上开创了先例,但是基金会的运营却相对传统。全职工作人员多数有政府从业经历,基金会在选择跟社会组织的合作时十分谨慎,同时对项目的监督、审计与评估上有着非常严苛的一套标准。


在福耀集团的官网上,慈善捐赠这个版块记录了曹德旺和福耀集团这几年的捐赠事迹,包括曹先生捐资几亿设立奖学金和建学校等等。这里也记载了曹德旺先生十几年前的一个简单的捐赠行为。


14.jpg



2005年,曹德旺给福州市永泰县长坑村的一个叫何金龙的普通老人捐了一头牛,帮助他改善生活。像这种普通的捐赠行为在网站上还列举了很多,包括救助三胞胎或者是帮助集团患重病的员工等等。


其实从1983年开始,曹德旺就开始进行慈善捐赠,包括1998年捐给武汉洪灾区300万,2006年捐给闽北洪灾区200万等等。据不完全统计,从1983年至今,曹德旺已经累计捐款超过110亿元。


然而,这些都没有出现在福耀集团的官网上,有的只是曹德旺先生捐了一头牛给一个普通的老人,一个我们看得见的受益者。


2010年,曹德旺先生和中国扶贫基金会签订了“中国慈善问责第一单”:2亿元善款,项目管理费确定为3%,即600万。被称为史上最苛刻捐赠。为了保证捐款可以给到灾民手上,曹表示还要监督善款的发放。


正如曹德旺先生自己所言:


我可以给你钱,但我必须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


为了保护自己的善款,大多数时候,他只能选择自我承当所有项目。这也延续到了河仁慈善基金会身上。


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看得见善款的受助人是什么样的,这个捐赠观念是曹德旺和河仁基金会一贯遵循的。或许,给普通老农民捐一头牛和给灾民捐出2个亿,在曹德旺眼中并不会有太大区别,同样都是真真实实地在帮助人。



从恒申、正荣再到兴业和河仁,他们都作为来自福建的慈善力量被更多人所熟知,这些人可能是公益行业的从业者,研究中国慈善的学者,同时也可能是中国偏远地区的普通小孩和妇女。


这四家基金会只是福建347家慈善基金会中的四家,比例上仅仅是1%。通过它们我们可以了解福建基金会的一些特征和发展状况,但是对整体而言,也可能只是1%罢了。




鉴于这篇《过去十年,福建公益行业的不完全概述》篇幅太长,所以我们分成两次推送。


在下篇推送中,我们将会就以下四个方面展开叙述:


  • 从权威榜单看福建企业家的慈善行为

  • 基金会,推动公益发展的重要力量

  • 福建那些优秀的公益机构和项目,都在哪?

  • 2019年,我们期待会发生什么?


我们非常欢迎福建的公益同仁和对公益感兴趣的社会大众,参与到福建公益的讨论中来,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同时,我们将会在下篇文章一并回复。


扫描关注

一起见证福建公益事业的成长!


图片公益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